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暗恋人妻

暗恋人妻 - 暗恋人妻

发言人:OCR
深夜一时,三十岁的周通将他所驾驶的计程车停在酒店门外等客。今晚生意淡泊,他点上一支烟、想起了一些开车同行家的艳遇来。
他一向癡恋着邻居的一个少妇黄太太,可惜她已名花有主,祗能够和她在梦中做情人。黄太太大约三十岁了,她不算很美,但也不丑,她大概有五尺六寸高,大胸脯、大屁股,笑起来有两个酒窝,一对△眼看人时斜视而半闭着,就像会发电似的。
每次看见她,他就会发狂,有一种抱她求欢的冲动。可是他也祗是瞎想,并不敢轻举妄动。但现在他的机会来了,因为她丈夫在半个月前急症死了。
周通背靠坐位,不觉睡着了。迷迷糊糊的时候,好像有人叫醒他,回头一看,竟是那个黄太太她身穿紧身恤衫,两支大肉球几乎要裂衣而出。她一脸桃红、含情带笑,美丽的酒窝使他神魂颠倒,会放电的桃花眼使他十分冲动。
她开门上车,坐到他身后边说道「周通哥,不记得我了吗开车吧去郊外无人的地方,我好闷,想散一下心」
他狂喜驾着车向郊外进发,在途中,黄太太说起了丈夫死亡的事,不禁饮泣起来。周通停车在水塘一个露天停车场。汽车虽多、但连鬼影也没有一个。他熄了火,大胆地坐进后座,想安慰黄太太。
当他嗅到她浓烈的体香、髮香和花一股香水的气味时,不自觉地将手放在她肩上,手指的震动使黄太太凝视着他笑。
周通再也控制不了白己了,他拥吻她的脸和小嘴,黄太太竭力挣扎着,一对桃花眼惊恐地彷彿闪烁着两点鬼火。
「黄太太,其实我苦恋你已很久了,以前你有丈夫,我不敢有非份之想,但现在你是自己一个人了,让我亲亲你吧」
她笑了,笑得格外迷人,而且淫蕩。于是他边吻边解她的衣钮,剥下恤衫,扯脱了胸围,两手急切地摸捏她一对胀大得快要爆炸的豪乳。黄太太全身发冷似地震动了,她低叫着。他便伸手入她裙子内扯脱了内裤。
这时她已成为俘掳了,主动面向他,坐在他大腿上,张开两腿。在他大力抱紧她的屁股时,黄太太身向后仰,下身却向前滑,一对大白奶向天高耸乱摇,头髮散乱地落在前排座位上,他的阳具早已挺进她阴道之内。她像跌倒,又像大吃一惊似的,脸红如喝醉,笑得酒窝更迷人了。
她那对电眼,闪闪生光,发出强大电流、也喷出火来。她的小嘴半闭,两片朱唇潮湿,像一条赤裸的肉虫在抖动着。然后,她上半身骚动,一双大球型的奶子乱摇。她的头靠在椅背上,身体像蛇一般游动,一下又一下紧压向他,阴核磨着他的阴茎,很快便气喘地呻吟了。
淫笑声刺破郊外的寂静和盖过了周围的虫,周通也兴奋到极点,两手力抓她的豪乳拉向自己,再放手让她弹回,他紧抱着她的纤腰、狂吻着她的樱桃小嘴,在她的骚动和低叫中发洩在她的阴道里。
一下汽车的响号声吓醒了他,周通仍停车在酒店门外,时间是深夜两点多了。原来他睡着了,发了一个甜美的梦。梦醒之时,他难免有点儿落漠,但仍满怀希望,他认为还是有机会得到黄太太的。
这时,一个相熟的行家来到,他们下车闲谈,那人也是他的邻居。他告诉周通一个不幸的消息黄太太因思念丈夫,在两天前自杀死了
「真的吗」他十分震惊。
同行走后,周通非常失落,他无心营业,于是驾车回家。他进浴室洗了澡,又想起了黄太太,独自喝着啤酒。深夜三时,他心有不甘,出门行向黄太太的门外徘徊。突然间,门开了,黄太太走出来,疑惑而害怕地看他。
「黄太太,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周通、你的邻居呀」
少妇微笑点头,请他入内。当他进入她屋内,关上门时、他突然想起刚才邻居所说的话,大惊失色问「你不是自杀死了吗」
她微笑现出两个酒窝道「你认为我是鬼」
她一身酒气,艳如桃李,在透明睡袍内,两支大奶挺立如竹笋她的确是黄太太黄太太不理他,心事重重的,继续喝着啤酒,有几点啤酒滴在她胸脯上,一对大竹笋奶便完全浮现出来,紧贴睡袍,份外动人
他上前,她站起来,害怕又羞愧,大奶子微微抖动、跳跃他不顾一切拥吻她,她惊惶挣扎,却没有叫。她的睡袍被他剥下时,黄太太推开了他逃走,一对大奶子波涛汹涌地震撼着他的心弦他追上,抓住她的内裤扯了出来,她也跌伏地上。
周通急速地剥光了自己,压在她的背上。她的大屁股又圆又大,又结实又滑,使他的阳具坚硬如铁,使她全身抖动不已。她仰起头,挣扎着,反而被他一手力握住一支竹笋奶、乱吻她的颈。
「放开我」她挣扎着。周通右手放开了她的一支豪乳,扯住她的秀髮,使她侧着头,然后吻向她的脸、而右手则在两支豪乳上抚摸乱捏,下身也在她多肉的屁股上用力磨着。她忽然将小嘴迎上来,让他热吻。
好一会,黄太太全身软了,歎着气、低叫着。他起来,抱她入房,放在床上,压向她身上。她虽然自动张开了腿,却极害怕,像见了鬼一样,全身发冷般抖动他对準目标,一下便佔有了她。
黄太太像跌下十八层地狱似的、痛苦而又后悔,甚至流泪了。
「你哭啦黄太太,我太爱你了,祗是以前不敢向你表示。现在你巳没有丈夫,难道你不爱我吗」
黄太太疑惑地看了他约十秒,忽然笑了。这一笑,才使周通深信,黄太太已将整个心连她的肉体交给他了。于是他一下又一下地抽插她的阴道,她的两支大肉球由于摇动而跳跃和狂抛着,他抱住她的腰、向上抬起她的胸脯、大力吸吮她的乳房、在她的娇喘中向她射了精。
周通拥抱黄太太睡觉,在他醒来时,已是早上十时,他睡在黄家,身旁的黄太太却不见了,找遍屋内也没有。他十分疑惑,走出屋外,拍门问了两三户邻居,都说黄太太在两三大前自杀身亡了。她的屋内已没有人。
他大吃一惊,怀疑自己被鬼迷住了。一个邻居告诉他,说黄太太的尸身可能仍在医院的停尸房,因她和丈夫都没有亲人。
于是他去医院查问,冒认是黄太太的亲人。工人拉开一个雪柜,冰冷的尸体果然是黄太太,她似乎在看着他
他不安地回家,惶惶不安地驾驶着计程车。当深夜来临,载着女乘客时,他便疑心她就是黄太太的鬼□,有几次几乎撞了车
在一个深夜的一点钟时,他的无线电话突然响起,是女人打来的,是死去的黄太太的声音,她也直认是鬼□,说他侵犯了她,要他将五万元塞入她的门底,若深夜二时前不照做,就会取他性命已是一时了,周通吓破胆之余,马上去怠行提款机提款,用了几间怠行提款卡,加上家中的钱,凑足了五万元,塞入黄太太门内,再回自己的家里大被蒙头。
但他在被窝内心有不甘,他想难道鬼也用人间的钱吗
于是他在黄太太门外近楼梯处躲起来,时间是深夜二时半。他等了半小时,看见一个人影自电梯出来,在开黄太太的门。她是女人,大奶子、大屁股,好像黄太太。当她回头时,周通真的看见了女鬼了,他不禁毛骨束然。
但是,黄太太实在太动人了即使是鬼,他也不怕。假如她是人,他的五万元也要取回。于是他在女人入屋时扑出,推她入屋,自己也进入,关上门,开了灯。一个少妇被推跌地上,带点恐惧,她就是咋夜和他做爱的黄太太。
「你究竟是人还是鬼」他略带生气地问。
「我三天前自杀死了,你不知道吗」她爬起来,恢复了镇定,露出阴森的冷笑。这虽然可以吓倒不少人,何况周通还目睹她的尸体,但她已经露出了破绽,就是被他推跌地上时,手肘破损了,以及刚才亮灯时露出害怕的表情
黄太太见他似乎不怕,还自己在脱衣服,便弯腰拾起地上的五万元準备离开。
周通用脚一踢,钱散得满天飞,他自后拦腰抱住她,两手大力一扯,将她的恤衫撕了出来,再连奶罩也扯断了。两手乱握她一对狂跳闪避的大竹笋奶子,又迅速扯下她的裙子,拉破了她的内裤
「我不要你的钱了,你不要侵犯我」她大叫。
周通放了她,两人赤裸相对,对看了一会。
女人坐下说「黄太太是我的姐姐,我是来为她辨理丧事的。我因被一个没良心的男人骗了,并怀了孩子,所以借酒消愁。昨夜你告诉我,对我姐姐的癡心,使我一时受感动,和你做爱,本来我希望你能够和我结婚,使孩子将来有爸爸。但今天我又改变主意了,我想你不会肯要一个二手货。所以我就扮鬼,勒索你五万元。」
「哦原来是这样」周通凝视着她,觉得她比黄太太更美更动人。她们都有一对大豪乳和一个大屁股,两个人的乳房也充满弹力。这女子有一对大竹笋奶,他昨夜已经享受过了,而死去的黄太太,却是一对球型奶,他在一星期前也偷摸过了。那晚黄太太思念亡夫、在家喝醉了酒,门没关,躺到地上,他扶起了她,解了她的腰带,握过她的球型奶
他坐进她身旁,突然双龙出海,两手握住她一对大竹笋奶道「我应该早就知道你不是黄太太了。」
她极力挣扎,咬他的手臂,大叫救命
他用手掩住她的口,大声说「我喜欢你,你肯嫁给我吗」
她惊疑地摇头,不相信地冷笑。周通拉起她的身子,坐进自己腿上,将阳具迅速塞入她阴道内,两手力抱起她的屁股一压,大炮便深深捅了入去,他两手摸捏着她一对豪乳说道「我祗是个司机,你配得起我有余,但你肚内的孩子要打掉。」
她不肯,突然极力反抗,却被他紧抱、强吻、握奶,继而狂抽猛插,直至在她的肉体里射精,她终于屈服了。